深圳商報記者 曾智輝
   近日,有網友發帖爆料稱,位於羅湖區布心片區的圍嶺公園從1999年開始規劃立項,準備建成生態公園對市民開放。然而,15年過後該公園目前仍是一片荒地,居民望穿秋水也未等到公園開放。記者調查發現,布心片區4個自然村就徵地補償問題,提出12億元現金加9萬平方米返還用地的天價補償標準,成為圍嶺公園開工建設的最大攔路虎。
   苦等15年不見公園開放
   3月6日,網友在深圳某論壇發帖稱,圍嶺公園於1999年規劃立項,公園管理處也一直在公開掛牌,但是圍嶺公園的建設卻遲遲未見動靜。那麼大一片的山地就這麼閑置著、無人問津,圍嶺公園建設到底啥時候可以動工?希望羅湖區政府能給東曉、布心片區的幾十萬居民一個明確的答覆。
   網帖發佈後,立即引髮網友熱議。有網友在帖子回覆中稱:“望穿秋水等了十五年,等得心都碎了。政府年年開建新公園,但圍嶺就是不建,苦了我們周邊三十幾萬居民啊!”
   3月12日,記者前往羅湖布心片區的圍嶺公園實地走訪。只見位於金稻田路上的公園入口處,門前豎著一塊“圍嶺公園”的大字招牌,一條寬大的柏油馬路通向公園,道路兩旁的樹木上仍掛著大紅燈籠。然而,沿著馬路往山上沒走多遠,眼前便換了一幅景象:通往公園的必經之路被幾塊大石頭擋住去路,路面雖然鋪設了水泥,但因年久失修,絕大部分石頭裸露,部分地段還出現坑窪大洞。門口不遠處立著一塊招牌,提醒市民“公園尚未動工建設,進山市民請註意安全”,招牌早已斑駁褪色。
   林深路陡居民很擔心
   記者順著坑窪的水泥路往上走不到200米,發現右邊是一處水泥平地,一旁便是尚未完工的公共廁所,草叢中躺著兩排荒置的花壇。水泥路修到這裡也戛然而止,上山的道路變成了崎嶇不平的土路,越往山上走路況便越差,到處是雨水沖刷後留下的坑窪。走至半山腰時,記者遇到一位從山上下來的市民王先生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家住布心山莊,經常上山鍛煉身體。由於附近只有這麼一個場地,每天無論早上還是傍晚,都有大批居民上山。然而,山上至今沒有裝路燈,加上路也不好走,山上還經常有蛇出沒,聽說去年有人在山上被人家搶劫了,隨身攜帶的手機被搶走,幸虧人沒事。
   昨天在山上,記者還看到,由於沒有運動設施,有人竟然在兩根樹椏間橫放了一根鋼管,用作簡易的單杠。“每次上山都提心吊膽,生怕遭到陌生人攔路搶劫。”王先生嘆息道,這片山嶺要建公園的消息,他從2005年住進來的時候就聽說了,這麼多年過去了,卻還是一片荒山野嶺。
   徵地已達成初步意向
   昨天下午,羅湖區重建局調研員王主任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,目前區政府與四個村委就徵地一事,已經取得階段性的進展。“可以這麼說,徵地手續已達成初步意向,但什麼時候能動工,現在還不好說”。
   據王主任介紹,圍嶺公園與布心山公園一起,總共涉及水貝、布心、嚇屋、獨樹四村60萬平方米的集體用地。1999年規劃建這兩個公園以來,4村提出每平方米2000元、總計12億元的現金補償,外加9萬平方米的用地返還,這個要求對於區政府來說,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   王主任說,去年年底,區重建局與市城管局下屬公園管理處和圍嶺公園一起,召集4個村股份公司一起,開設徵地協調會議。區重建局相關負責人在會上提出,不考慮征收用地問題,而是按照控制生態線補貼方式,由市裡統一划撥,每年補償村裡幾百萬元的森林補償費,獲得4個村股份公司的一致認同。王主任稱,目前有關控制生態線的補貼細則尚未正式出台,具體實施可能還要等上一段時間。  (原標題:圍嶺公園立項15年仍是荒山)
創作者介紹

沙發床傢俱

wu88wueg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