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ada
  歡慶的人們頗為沮喪地發出一片抱怨,但隨即該唱照唱,該跳照跳,仿佛停電對他們全無影響一般。
  世界杯開幕在即,媒體、網絡,照例充斥著有關世界杯的一切八卦,倒讓我想起8年前的一幕來。那時,我正在非洲的多哥,親歷了這個西非小國曆史上唯一一次世界杯外圍賽出線的一刻。
  那屆世界杯非洲區預選賽真是風雲莫測,南非、尼日利亞、喀麥隆、塞內加爾等強隊紛紛落馬,而名不見經傳的多哥隊卻一路領先地出線了。
  早在決定命運的多哥客場對剛果比賽前六小時,首都洛美便已處於癱瘓狀態。電話通訊混亂不堪,因為職工的心思多數都在球賽上。好在電信公司已慷慨宣佈當日手機充值買一送一,得了便宜的廣大人民群眾自己尚惦記著比賽,也便通情達理,不再計較。
  街上每一輛車都掛著象徵多哥隊的黃色鷹旗,高呼“多哥二,剛果零”的人群,把每條大小道路都擠得水泄不通。我送貨去客戶店里,平常不過十分鐘的車程,結果花了近兩個小時才勉強到達,途中還不免在沿途群眾軟硬兼施的逼迫勸誘下,跟著高呼了無數聲“多哥必勝”之類的口號。
  好不容易掙扎到家,同事立即打開電視,看起了法國青春偶像肥皂劇。女佣、看門人竊竊私語,不時瞥一眼房內,我知道他們的心思,可我總不能跟同事說,咱們看多哥對剛果的足球吧?他一定會以為我瘋了的。
  那就聽吧,車裡的收音機,同樣在轉播著比賽實況。
  其實不用聽什麼實況的,整個洛美城,都隨著比賽的起伏而起伏,多哥隊丟球,四面八方便傳來暴風雨般的嘆息聲;多哥隊進球,則到處是一片雷鳴般的山呼海嘯。
  比賽終於結束了,多哥隊雖然先失一球,但在老天爺包括一個對方烏龍在內的慷慨施捨下,居然以三比二客場翻盤,把傳統勁旅塞內加爾和馬裡雙雙送進了地獄。
  洛美城中,自然又是一片雷鳴——不但是全城球迷的歡呼,暴風雨也真的劈頭蓋臉傾瀉下來。
  女佣早已換好了國旗裝,在大雨里忘情地蹦跳著,屋外,鼓聲鏗鏘,一支規模不小的游行隊伍已全副武裝地集結起來。
  “從今晚到明天,將是全體多哥人民的歡慶節日,每個人都應該慶祝,每個人都有權利慶祝!”
  汽車上的收音機里,總統——前任總統埃亞德馬的兒子納辛貝的聲音慷慨而熱烈。
  暴雨漸漸停歇,但天色卻已經黑了。洛美全城,一片燈火輝煌,歡呼聲,鼓樂聲,汽車喇叭聲,此起彼伏,在夜空中迴蕩著。
  忽然,燈滅了,一切都戛然而止。
  登高望去,全城都籠罩在一片可怕的黑暗之中,惟有幾處政府設施和涉外飯店,還泛著幾星鬼火般的熒光。
  歡慶的人們頗為沮喪地發出一片抱怨,但隨即該唱照唱,該跳照跳,仿佛停電對他們全無影響一般。
  陶短房
  加拿大溫哥華
  自由撰稿人  (原標題:勝利主宰一切情緒)
創作者介紹

沙發床傢俱

wu88wueg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